落落无钱

👏

【殢师】落雪飞

殢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素all写着写着突然觉得殢师好吃了,不怪我
设定无衣师尹怀孕了
很酸爽写完就跑睡觉了,88
1
“你又要我帮你杀哪个人?”
面对着前来的人,殢无伤头也不回,只是冷冷地问到,他只要一个答案,一个结果。
无衣师尹悠然地坐下,就把此处当成了自己的家一般,毫不顾忌主人的感受。
“他”
一个他字包含了千万个人,但是殢无伤知道他是谁。
殢无伤知道就可以了,无衣师尹这么想着。
寄井浮廊的雪有些冷,泣血的墨剑让雪平添一股肃杀之象。
师尹有些困倦,他目送着殢无伤离去的背影,手却不自觉地抚摸上了肚子。
他孩子父亲,永远是那般的不近人情。
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最无情的人,是孕育着这个孩子的人。
他真的很困了,有了孩子之后当真是如此易困吗?
他不明白,只是困倦席卷了大脑,让他不得不放下算计,好好地休息一阵。
殢无伤带着满身的血气回来了。
就算无衣师尹武功再低,一个人的接近他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
唯一的解释就是——殢无伤快步向前,捉住了他的手想为他把脉,看他是否被下了毒。
无衣师尹抢先一步推开了殢无伤,开口第一句却是“死了吗?”
殢无伤的心与雪一样迅速地冷了下来,“死了。”
“死了就好。”无衣师尹起了身,再无多余的对话,离开了寄井浮廊。
殢无伤只是看了无衣师尹一眼,也不再看他,目光却紧盯着手中的那块雪沸石,放在唇边,轻吻。

2
他又有一个人需要杀了。
这回该用怎样的手段呢?
无衣师尹陷入了焦灼。
他已经许久没见过殢无伤了,肚子已经微微的隆起。
说真的无衣师尹真的不希望殢无伤看见自己大着的肚子都样子。
他的手抚摸上了他的肚子,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计划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
他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仿佛被肚子里的小鬼吸光了所有的精气神。
虽说如此,但他还是会笑了,发自真心的笑。
无衣师尹找来了撒手慈悲。
“你明日让殢无伤来此地。”
撒手慈悲傻乎乎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无衣师尹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
他到底要搞什么把戏?殢无伤永远猜不透无衣师尹的心思,明明已经告诉过他他不会再杀人了,为什么要逼迫他!
他不懂,但无衣师尹必须这么做。
他来的时候,无衣师尹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捂着肚子,雪不停地落,血不停地流,脏了一片白茫茫的大地。
“你又瞒了我什么事?!”
无衣师尹的血流着,笑也挂着,一如往常般,指着前面的人说到,“替你的孩子报仇吧。”
雪不停地下着,希望能够掩盖人间悲欢。
悲欢不可掩,徒留叹息。
叹息过后又是白茫茫的一片。

【素all】心素梧桐(5)报告素皇,师常在和殢护卫给您带绿帽了!

预警在前面,今天懒得写了。
前面四章在我主页。

“自找的?”师常在轻笑了一声,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样,“没错,我就是自找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心思恶毒,城府极深。”他毫不在意地说着自我贬低的话,目光的方向却是殢护卫,“殢无伤,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那你为什么还跟着我从慈光之阁到苦境,又陪我进了这深宫?”
殢护卫一时回答不上来,也就不再回答,他扭头看向门外,余光却总是不自觉地盯着这个似笑非笑的人。
师常在走了下来,目光更是诡异可怕,“我有一点总是不明白,你的手里为什么总是拿着这一块普通的石头——”无衣师尹靠近了殢无伤,两个人的距离近得插不进一张纸,他的手触碰到了殢无伤摸石头的手,手心靠着手背,隔着一只手抚摸着殢无伤手中那块他很宝贝的石头——“它究竟有什么秘密?”
“什么秘密也没有!”殢无伤甩开了他的手,反身
把他压在门框上,“反正你就是一个被遗忘在冷宫的妃子。”
“哦?所以呢?”师常在依然笑着,眼神透着的却是丝丝冷意。
殢无伤没有说话,手却是很熟练地把师常在层层叠叠的衣服解开,一张嘴就像长了利齿似的,在他的身上撕咬。
师常在这时就像活了一样大声地呻吟了起来。
在这座冷宫,没有其他人,他的呻吟喘息不会给其他人人,只会给殢无伤。
泄【】欲之后,殢无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了看衣冠凌乱,浑身伤痕的师常在,冷冷地抛下一句,“这是你自找的。”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座冷冰冰的宫殿。
自找的,自找的,师常在品茗着这三个字,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如鬼魅般凄厉。
是啊,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是自找的呢?

下一章预告:满朝文武都绿我之——新进来的倦嫔和他拉扯不清的原郡王

ps:【修改设定】

屈后,钗皇贵妃,页贵妃,彤贵妃,莫妃,青妃,谈妃,弃妃,白嫔【更改为曲嫔曲怀觞(差点忘记了他原名曲怀觞orz)】,齐贵人,慕贵人【慕少艾】,师常在【无衣师尹】,妖答应【妖皇】
新增:倦嫔!

满朝文武:龙王爷【龙宿】剑将军【剑子】
苍国师
天太医【天不孤】收太医【收万劫】
寂丞相【寂寞侯】
原郡王【原无乡】
殢护卫【殢无伤】
未完待续。。。

【素all】心素梧桐(4)

素all,bl后宫向,有娘化倾向
恶搞,occ,天雷滚滚,每个人都崩坏
不喜勿入,
槽谁也不许槽我,槽我拉黑
从剑踪开始看,剑踪以前的人物一般不会出现,出现也不会有重大剧情
标题没含义我瞎取的,雷文吐槽中心随意
123章在主页里有

素皇宠爱着彤贵妃。
彤贵妃出身高贵,为森狱四皇子,面容艳丽,一席红衣飘飘,剑法精纯,常与素皇比剑论道,心思单纯,是素皇最喜欢的类型。
他本性爱自由,不喜拘束的生活,还是素皇缠着他追了好久他勉强答应入宫。
入宫之后,他也不必照着旧礼,日日去屈后那里请安,在素皇的默许下,他依旧可以在他的宫中做听剑的惋红曲。
枫红如火,在彤贵妃的宫中一年四季都燃着火的颜色,只要他喜欢,素皇便允许,允许他依旧用着惋红曲的称呼,允许他在后宫内舞刀弄剑。
挥舞的剑,劈断了一片落下的枫叶。
落下的枫叶,激起水池里的一丝涟漪。
一丝涟漪,荡动看剑的人。
彤贵妃这时才看见素皇来了。
“素还真。”
他开口竟然直呼素皇大名。
素皇没有生气,他点点头默认了彤贵妃对他的称呼,这是他允许的。
彤贵妃贵为森狱四位太子之一,他肯过给自己做妃子,一两个称呼的问题,素皇并不在意。
“你的剑有杂音了。”素皇评论着他刚刚的剑。
彤贵妃扭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因为你有几天没来了。”
素皇的心一抖,有些愧疚,“最近忙于国事,确实没什么时间。”
可你昨日才去了莫妃那里。
彤贵妃闭了眼,不把内心的话说出口。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有了嫉妒这种情绪。
素皇见彤贵妃许久没开口,想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于是他说到,“昨日的吾没办法来看你所以派了今日新生的吾,弥补昨日吾的过错,所以前来。”
素皇这一张嘴,又让彤贵妃波荡的心激荡起来,他持着剑冲上前,素皇转身一避,避开了他的剑,剑风扫起地上的红叶将风染成枫红,等彤贵妃再回过神时,他已经在素皇的怀里。
素皇将他握剑的手按住,在他耳边轻声到,“刚刚前来看你的素还真被你一剑刺死了。”
彤贵妃冷笑到,“那现在的你又是怎样的你呢?”
“现在的素还真是想怜惜你的素还真。”
彤贵妃的脸霎时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枫叶照映的原因还是其他。
他握剑的手还是松开了,不说话,默认了素皇的调戏。
漫天的枫红,映着彤贵妃,旁边的宫女侍卫识相地退了下去,彤贵妃小声说到,“这里不行。”
素皇听见了,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手也不安分,一边摸着亲着,一边喘着气说了三个字,“可以的。”
与彤贵妃得宠的盛况相对比的是,师常在的失宠。
师常在原来也不是常在,他原来也是一个妃,可惜自己嫉妒心太强害死了钗皇贵妃,素皇一怒之下便将他贬成了常在。
这常在虽说是自找的,可是他原先这妃得来的也不光鲜。
他曾经救过素皇与钗皇贵妃的命。
他一眼就看出这素皇绝对不是寻常人士,于是硬拉着素皇结拜,还在一天夜里,乘着素皇五感俱失,与他生米煮成熟饭。
这下可好了,现在这个无衣师尹不入宫也要入了。
若不是他对素皇还有着救命之恩,恐怕连个常在也没了。
“娘娘,今夜陛下留宿彤贵妃那里。”
听完了婢女的汇报,师常在看似平静,淡淡地说了一句,“下去吧。”
只有一个人看出了他的不平静。
“这都是你自找的。”殢侍卫嘲讽道。

下一章预告: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有点绿——满朝文武都绿我。

【素all】心素梧桐(2+3)

素all,bl后宫向,有娘化倾向
恶搞,occ,天雷滚滚,每个人都崩坏
不喜勿入,
槽谁也不许槽我,槽我拉黑
从剑踪开始看,剑踪以前的人物一般不会出现,出现也不会有重大剧情
标题没含义我瞎取的,雷文吐槽中心随意
一姐不恶搞所以续缘也没有

2(弃妃,页皇贵妃
却说那个弃妃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千叶太子也很头疼他的母妃。
弃妃原名弃天帝,是六天之界的神明,那日素皇一不小心跌入了天魔池与弃妃来了个露水姻缘,没想到就是那一夜,弃妃怀了千叶太子。
素皇不大喜欢弃妃,还怀着千叶太子,他就把整个苦境朝廷搅得风起云涌,还把苍国师的老家给拆了,为了苦境朝廷的安宁,素皇一下狠心把弃妃接进了宫中。
虽说怀着皇嗣,但素皇终究还是不喜欢他,堪堪
只封了一个妃。
来了宫中他也不安生,嘴里天天念叨的不是“污秽了”就是“你尽力了”。
宫中唯一敢与弃妃正面较量的人只有页贵妃,这页贵妃也不是苦境的,不过他来苦境够早,也足够弥补他出身不足的缺点。
页贵妃也深得素皇喜爱。
虽说人的脾气比较火爆,但是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很和素皇的心意,几次素皇去仙山私服微访,屈后,钗皇贵妃都掌管不了朝廷大局,只有页贵妃可以,虽说后宫一律不得干政,但页贵妃永远是个例外。
页贵妃与弃妃一向不对头,见面就打架,这二人是宫中武功最高的人,他们一打架,素皇的后宫修缮费就要成倍增加,所以素皇将他们二人一个置于东宫一个置于西宫,杜绝他二人见面。
千叶太子去拜见了母妃,弃妃正在逗弄他的大儿子,丝毫不管他这个太子。
千叶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走出了他母妃的寝宫。
将弃妃的大儿子朱武送入宫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初弃妃一进宫就大闹后宫,说是要把后宫给拆了,这时苍国师上前献策,“臣听闻弃妃在宫外还有一子,不如就将此子接入宫中,让父子团聚,也可安抚弃妃的情绪。”
素皇对弃妃本就没多少感情,这么一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这可苦了朱武,朱武在外本有一娇妻箫中剑,然而苦境朝廷为了后宫安稳,强行让他与他的娇妻分离,他在深宫里掰着指头算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日日都是绝望的一日。

3(莫妃
这素皇宽仁贤德,但他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肚子里该有的黑水一点也不会少。
你看看他面对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不是寂寞侯那般脑子好使又难搞的,就是玄镆那样虽然脑子不好但是武力值高的。
素皇一天下来面对着这满朝文武,心不累那都是假的。
在一天的疲劳之后,素皇偶尔回去去莫妃那里坐坐。
莫妃的聪明机灵不比朝廷的大臣少,但他贵在真心实意。
他的一颗心都在素皇身上。
莫妃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知道素皇不喜欢满肚子心眼的人,所以他在素皇面前永远是一幅知心人的面貌,从不隐瞒他内心的想法。
素皇累了,他也不凑上去侍寝,温柔地给素皇安排一个歇息的场所,素皇乏了,一杯热茶就能奉上。
素皇是一个勤政的好皇帝,就是在妃子的寝宫他也不忘批改奏折。
莫妃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轻声说到,“素皇,喝汤了。”
素皇抓住了莫妃的手,轻轻地喊到,“四弟。”
莫妃的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素皇从他颤抖的手中拿走了汤,问到莫妃,“四弟,你进宫几年了?”
莫妃的眼圈都红了,好似有多年的委屈压在心头,这会儿全爆发了出来,也只有一颗一颗的泪珠。
“快二十年了。”
“这些年怠慢你了。”
怠慢?
何曾怠慢啊!
那么多人都喜欢素皇,素皇在现在能够喊他一声四弟,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今晚,委屈四弟了。”素皇的话里带着调皮,还未等莫妃完全反应过来,素皇就把他拦腰抱起,丢在了床上。

下一章预告:得宠的彤贵妃与失宠的师常在

ps:屈后,钗皇贵妃,页贵妃,彤贵妃【玄同】,莫妃,青妃,谈妃,弃妃,白嫔【白忘机】,齐贵人,慕贵人【慕少艾】,师常在【无衣师尹】,妖答应【妖皇】
新增:倦嫔!

满朝文武:龙王爷【龙宿】剑将军【剑子】
苍国师
天太医【天不孤】收太医【收万劫】
寂丞相【寂寞侯】
原郡王【原无乡】
殢护卫【殢无伤】
未完待续。。。

【三先生】四时无夏(1)

四时无夏
枫樱(小免枫樱女儿设定
修极

他们初见是在一处赏花的宴席上。
拂樱斋主来苦境的时间,远远没有极道先生和枫岫主人来的早,他名唤拂樱,连带穿的一身也是粉粉嫩嫩的。
远处有人摇着扇子身姿优雅地走了过来,他身边的蓝衣男子也是一幅笑盈盈的样子。
拂樱斋主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他轻笑一声,也朝着那两人走了过去。
都是四魌界跑出来的老妖精,装什么文气书生。
三个偷渡客的眼神相接,像是都已经默认互相都知道了自己的来历,心照不宣地结拜了。
蓝衣男子名叫极道先生尚风悦,紫衣男子叫枫岫主人。
你们目的与我一样吗?拂樱斋主自问,脸上挂上了自以为完美的假笑。
枫岫主人也笑着,用羽扇遮住了一半的脸,单看他的眼神,是冷冰冰的,他盯着拂樱斋主,不带一丝感情。
很久以后,在死国的极道先生想起了三先生的第一次碰面。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是被排除在外的人。
但是这并没有关系,他不自觉地笑了,看了看身边的人,摇摇头,像是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算了算了,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时间又回到了三先生初遇的赏花宴上。
明明是三个人的相识,真心实意的却只有一人。
极道先生刚开始不明白,后来也就释然了,春与秋之间永远隔了一个不存在的夏。
一个是火宅佛狱的凯旋侯,一个是慈光之塔的逃犯,两个人在苦境的相遇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拂樱斋主与枫岫主人多喝了些酒。
酒是最神奇的东西,麻痹着人的神经却让人分外清醒。
就算是醉了,两个人依然在用着拙劣的演技演着他们自以为完美的戏码,一口口的斋主,一口口的主人,弄得好像他们真的是土生土长的苦境正道人士。
醉了,醉了,也许是真的醉了。
拂樱斋主倚靠在枫岫主人的身上,口中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醉了,醉了,也许是真的醉了。
枫岫主人敞开了胸怀接纳着往他身上蹭的拂樱斋主。
也许真心,也许假意,躯体火烫的两人在隐秘的角落里渴求着对方的冰凉。
他抚摸着他,脸上,胸膛,身下。
他亲吻着他,眼睛,嘴唇,胸口。
互相抚慰着,在这个时候是最不需要演技的,身体很诚实地告诉了互相一切,只需要遵守原始的本能就好了。
春日的樱粉,秋日的枫红,交融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晕染开来。

心素梧桐(素all

心素梧桐

素all,bl后宫向,有娘化倾向
恶搞,occ,天雷滚滚,每个人都崩坏
不喜勿入,
槽谁也不许槽我,槽我拉黑
从剑踪开始看,剑踪以前的人物一般不会出现,出现也不会有重大剧情
标题没含义我瞎取的,雷文吐槽中心随意
一姐不恶搞所以续缘也没有
好的开始了

素皇
屈后,钗皇贵妃,页贵妃,彤贵妃,莫妃,青妃,谈妃,弃妃,白嫔,齐贵人,慕贵人,师常在,妖答应(未完待续,想起来了再加

1(齐贵人,屈后,师常在,钗皇贵妃

素皇的后宫又进了一个新人,名叫齐天变。
齐天变既没有莫妃的美貌,也无彤贵妃的艳丽,可是素皇最近就是很喜欢他,一进宫,也没磋磨个两三年就封了他一个贵人的名头,师常在妖答应比他早进宫了许久也没往上再封个贵人,惹得宫中羡慕的嫉妒的闲言碎语就没断。
素皇喜欢的就是他的天真,他的调皮,他在朝廷江湖中见过了许多尔虞我诈,就连他的后宫内,那群后妃也是满肚子的心眼。
齐天变,让久经江湖的素皇有了一个真正可以放松的地方,他也不大要齐贵人侍寝,就是去他宫中逗弄他两下,也能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只要我喜欢,什么都可以!”
“好好好,”素皇嘴角带着笑意,接下了齐贵人的话,这样的少年才可爱。
素皇在齐贵人那儿喝着奶茶,屈皇后的贴身侍女走了进来,她屈身下跪道,“皇后娘娘新做了糕点,请陛下前去品尝。”
素皇一思量,嗯,的确是很久没有见过皇后了,也该去看看他了。
说起这个皇后,长相是宫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也不会武功,但他胜在温柔贤淑,做得一手好菜,不管素皇来不来他寝宫歇息,他总是每日做上满满一桌子的饭菜在深宫内默默地等待素皇。
他跟了素皇许多年,看见过素皇死了又活活了又死许许多多次,不知道在背地里掉了多少眼泪,屈后看着眼前的一桌子糕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到,“素还真啊,你不要总是让我担心啊。”
“吾怎么会让你担心呢?”
屈后惊喜地抬头,来者正是素皇。
他揉了揉眼睛,语气带着抑制不住的欢喜,起身迎接,“来来来,快吃吧,糕点都要凉了!”
素皇点点头,就着摇曳的烛光平常着糕点。
在烛光下,素皇观察着屈后,“皇后辛苦了,头发胡子都白了些。”
屈后哈哈一笑,“哪有我们苦境大忙人素还真忙啊,你的头发可是全白了。”
素还真不可置否,微微一笑,继续吃着糕点。
虽说屈世途贵为皇后,但他并非是素皇心中最爱的人。
素皇心有一半在叶小钗身上,剩下的一半宫中的后妃们才分的到。
叶小钗宠冠后宫二十余年,从未有人敢质疑他的地位,就连皇后也不敢,可以说就算叶小钗想要天上的星星,素皇也会想方设法地替他摘下。
千叶太子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面有刀疤的哑巴能如此的得到父皇的喜爱,师妃也不懂,于是他俩一合计,设了一个计,杀死了叶小钗。
“父皇啊,父皇啊,叶小钗真有这么重要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叶小钗死后,素皇大怒,一怒之下把师妃贬为了常在,打入冷宫。
素皇看着千叶太子,千叶太子也看着他。
他的眼黯淡无光,好似丢了半条命似的。
不止半条命,千叶太子想着,现在如果可以用父皇的命去换叶小钗,父皇也一定会肯的。
素皇深深爱着叶小钗,每每看到叶小钗天真无邪的眼神他就心如刀割,为了叶小钗,他可以弃置正道不顾,为了叶小钗,他这一条命又算什么呢?
千叶太子算是明白了些。
他早该明白的,早在他父皇把要跟他抢叶小钗的织语长心打瘫痪时他就该明白的。
好在叶小钗总是救回来了。
千叶太子看着二人相逢的感人画面,心中有千言万语,但他还是闭了口,罢了罢了,回去找母妃吧。

下一章预告:小淘弃的深宫计

(罗黄)兔子🐰的👧发👧情👧期

黄泉最近感到很奇怪。
最近的天气明明不热,自己却感到浑身燥热难当,心情烦闷到想杀人。
他似乎从来没有看见天都天亮过,从早到晚都是这样,漆黑一片,不过他不在乎,无论天亮天黑,跟他都没有关系。
他喜欢到天都的天台吹凉风,尤其是在最近,焦躁烦闷的心被冷风吹一吹,总可以降火几分。
“你来做什么?”
黄泉对罗喉的态度,并不似下级对上级那般尊重,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无礼。
罗喉不在意。
“吾是天都之主,我为什么不能来?”
“如果你还想要跟我来再谈论哲学历史问题,那就免了,我现在没有心情。”
“你的心情,对吾而言,重要吗?”
“重不重要跟我也没关系”黄泉不想理会罗喉,转个身,正眼也没看他,走下天台。
天都照样还是黑夜,就算是在天都的最高处,天都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黄泉看着这乌漆麻黑的一片,有些烦躁,站着的身影,也出现了一丝端倪。
“你,身体不适?”罗喉发出了疑问。
黄泉并不想回答,正了身形打算离开,腿一软,却是再也站不住了。
罗喉及时得扶住了他。
他触摸到了罗喉,却感到了一丝清凉。
“爱将的身体的确是有些问题了”罗喉凑到他的耳边暧昧地讲到,手也不安分地往他的脊背上抚摸。
黄泉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是怎么回事?
他内心不解,但是罗喉的抚摸的确可以舒缓他的烦躁焦热。
他凑了上去,主动地让两个人的距离接近于无。
罗喉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再也不客气了。
接下来的事情你去问君曼睩,我就没看到了

是什么让一个文手拿起来画笔?
是cp的冷
是没粮的饿
是cptag里老是碰见自己是痛苦

死国乡村爱情故事4

关于手机

occ
土味画风
也许还会有后续

1.
天者地者以前是著名大公司六天之界的高层。
可惜在这个公司里天者处处被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小淘弃排挤,不得已之后辞职另起炉灶。
天者地者,辞职下乡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地者是六天之界的建筑高材生,他在死国勤勤恳恳地搬砖。
天者在死国勤勤恳恳地生孩子。
在天者地者的几千万个崽中,属三只魖最能干。
老大阿修罗,继承了他爹的建筑才干,天天勤劳地在工地里干活。
老二夜神,emm,没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特别听爹妈的话。
老三天狼星,早早地出门去苦境给著名房地产大亨素还真打工,攒了不少私房钱。
虽然说老大是最勤劳的,可是老大也是最一根筋的,死去活来多少回了?连个媳妇也没有。天狼星和夜神可不一样,一出场就自带女朋友,虽然一个死了,一个被妈关了。
天者是个不开化的死脑筋。
素还真都代言华硕三件套了,他才开始不紧不慢地换上电话机。
天狼星进城早,早就用素还真和极道先生发的工资买了一部智能触屏。
乖乖夜神考虑到天者的眼睛不太好,进城给他妈妈买了一部大屏大按键老年机。
天者很高兴,顺便叫夜神去喂他的植物人哥哥阿修罗。
阿修罗咬了夜神一口。
夜神很伤心,原来他在妈妈眼中竟然是他哥哥的养料。
阿修罗慢悠悠地醒了。
他的脑子有些不太清楚,稀里糊涂的。
他记得他死得时候,大家还在用飞信,怎么一觉醒来,都用起了会发光的小卡片?
他也要用!
于是他买了一部诺基亚。
好歹也跟上了潮流,他满意的想着。

2.
阿修罗接到了天者的电话。
“崽欸!去啸龙居架个火锅!”
阿修罗乖乖地去了。
他扛了一个巨大的万妖炉,踩着风踏着沙走进了啸龙居。
他显然不知道啸龙居的主人是一个有着很严重洁癖的人,把阵阵风沙带进了这个洁净之所。
极道先生很不开心:“你要来我家烧火锅可以,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干净!”
阿修罗没有听见,他把极道先生的房子拆了,烧火锅需要柴火,极道先生的房子就很合适。
极道先生又急又气,准备拿他不高的武力值与阿修罗决一死战,却看见阿修罗的兜里掉下了一只手机。
诺基亚的。
顿时怜爱同情之感从这个老好人的心里泛起。
他一定要跟他做朋友,现在还用诺基亚真的是太可怜了,他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