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鱼儿你为什么这么咸

人心究竟要磨多久才不痛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生来就要那么苦


【all殇/凛+浪殇】药(part1)

1.occ

2.作者杂食,也许这篇写的是all殇,下一篇就写殇all了

3.不坑


凛雪鸦的药绝对是有问题。

殇不患现在的感觉十分糟糕,火热的感觉从胃部蹿升到头,整个人都是晕乎乎地难受。

“啊——”他叹息一口,知道凛雪鸦这个混蛋是不可能安好心的,他给的这个药方是想让他武功全废吗?这个混蛋!

“不患!”红发男子开口,是焦急而又沙哑的声音,聒噪的琵琶抢先一步替他开口,“我就知道那只白毛乌骨鸡不安好心!现在该怎么办?”

浪巫瑶提掌想要给殇不患输送功力,一个欠揍的声音响了起来。

“呀呀呀,浪大侠,这样你可是会害了他哦。”

浪巫瑶听见这个人的声音,不开口说话,却是将琵琶一拨将人震出十步之外。

“唉,殇大侠,能不能好好管一些你这位在西幽的搭档,让他不要伤了我这位东离的朋友。”

“你还有脸说!”殇不患的被气得有些岔气,“这个药方可是你提供的。”

“是药三分毒,凡是药,那肯定都是有副作用的。”恼人的声音想起却是更加恼人。

“殇大侠——”凛雪鸦凑了上去,目光看向浪巫瑶,“想解毒吗?”

毒自然是要解的,究竟怎样才能解毒,只有这位罪魁祸首知晓。

他微笑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是无所不知,深吸一口烟,在浪巫瑶的面前,将烟渡给了他。

凛雪鸦的拉链似乎是又低了一些,透露出胸前洁白的一片。

“你在做什么?”浪巫瑶的手指紧紧地贴在琴弦上,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凛雪鸦打飞。

“解毒啊,你会吗?”

“不会”

“不会,那就跟着我学。”挑衅的眼神让不善言辞的浪巫瑶十分气恼,聆牙刚想开口却被自己的主人按了下去。

“等一下!等一下!凛雪鸦,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要解毒,”殇不患的脸红了红,“倒像是——倒像是——”

凛雪鸦比他想象的更加大胆,“龙角太过燥热,你体内的虚火需要排解,最好的办法——”又一个挑衅的眼神投向浪巫瑶,“交合渡气。”

殇不患,想推开凛雪鸦,却发现全身软绵绵地动也动不了,只能任由凛雪鸦在他身上胡作非为。

厚重的衣服被烟柄挑开,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被汗水浸透。

肌肉微微颤抖着,紧绷着。

凛雪鸦翻在他的身上,亲吻着他的腹部,灵巧的舌头一路上前,吻过他的眉眼。

手也不安分,在他全身游离。

浴火集中到了殇不患的小腹,凛雪鸦揉搓着他,将烟管防置在一边,手指在开拓道路。

“凛雪鸦!你这个混蛋!”

凛雪鸦的额头略微出了一点汗水,依旧微笑着回答,“殇大侠,我可是在为你解毒啊。”他凑到了殇不患的耳旁,“还是要他来?”

浪巫瑶已经背过了身子,将眼睛也闭上了。

“浪巫瑶,看来殇大侠很想让你替他解毒呢。”又一句恶劣的话说出口。


改名字了,嘿嘿嘿

跟微博同个ID

冷吹血日记

冷吹血的日记

第一天:
今天被一个卷毛小伙子救了,超不爽!

第二天:
武君开着山的样子卡酷一!我也要学武君开山。

第三天:
该死!武君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野生卷毛小伙子,超不爽!而且他还没眼睛!

第四天:
武君究竟爱不爱我?

第五天:
呵!女人

第六天:
呵!天下封刀

第七天:
呵!又一个女人
武君要看上她了吗?

第八天:
孩子是谁的????

第九天:
我不要领盒饭!!!!!!

第十天:
好无聊,我在幕后找黄泉的眼睛。

第十一天:
黄泉捅我!不要捅武君!

第十二天:
为什么武君怀里的不是我?

第十三天:
刀无极!我跟你拼了!!!!!!黄泉加油!!!!
为什么跟武君牵手的不是我????
黄泉砍了刀无极!!!!!!

彩蛋:
天者:马萨卡?黄泉你也是被天罚封印的天使?
bgm:雪海神锋

我是杂食

杂食
修极洁癖皇悦不要过来
其他cp都是杂食
mxtc粉丝视奸 我会给你展示一下不带脏字骂人的绝技
粉籍线没到不是任何角色/书/剧粉丝😈

死国乡村爱情故事5

人物occ
土味画风
雷人短小脑洞
或许会有后续

死国乡村爱情故事5
更年期的妈妈十分暴躁
1
“妈妈都是为了你们好!”天者有些生气,“你们怎么就不懂我的苦心呢?”
“还有你们不许早恋!”
“可是仅存的魖族的平均年龄都有一千多岁了。”阿修罗回嘴到。
“逆子住口!”
2
天者喜欢黑色重金属风,所以他的老公和娃们穿着都十分一致。
终于等到老妈不在了
阿修罗悄悄地把黑色重金属露胸肌的衣服换成了极道先生做的白色系,面具换了,连头发都拉直了。#今天天者不在家
3
在这个充满了逆子的死国,只有九妖一个贴心小棉袄。
4
地:“天者说的都对。”
5
死国平常吃什么?
万妖炉火锅啊。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把妈妈给你们吃饭的东西给砸了?”
6
极道:“我怀疑天狼星不是亲生的。”
阿修罗:“为什么?”
极道:“因为只有他的原型不是动物!”
7
月声:“夜神小飞吃饭了!”
极道:“阿修罗吃饭了!”
天狼星在边陲探查资源。
8
想当年我阿修罗也是脚踢双身拳打四龙。(莫汉走廊限定)
而如今——
极道:“不许随便乱吓人!”

请在横线处填上相关人物关系,看看你们能不能合格

👏

【殢师】落雪飞

殢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素all写着写着突然觉得殢师好吃了,不怪我
设定无衣师尹怀孕了
很酸爽写完就跑睡觉了,88
1
“你又要我帮你杀哪个人?”
面对着前来的人,殢无伤头也不回,只是冷冷地问到,他只要一个答案,一个结果。
无衣师尹悠然地坐下,就把此处当成了自己的家一般,毫不顾忌主人的感受。
“他”
一个他字包含了千万个人,但是殢无伤知道他是谁。
殢无伤知道就可以了,无衣师尹这么想着。
寄井浮廊的雪有些冷,泣血的墨剑让雪平添一股肃杀之象。
师尹有些困倦,他目送着殢无伤离去的背影,手却不自觉地抚摸上了肚子。
他孩子父亲,永远是那般的不近人情。
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最无情的人,是孕育着这个孩子的人。
他真的很困了,有了孩子之后当真是如此易困吗?
他不明白,只是困倦席卷了大脑,让他不得不放下算计,好好地休息一阵。
殢无伤带着满身的血气回来了。
就算无衣师尹武功再低,一个人的接近他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
唯一的解释就是——殢无伤快步向前,捉住了他的手想为他把脉,看他是否被下了毒。
无衣师尹抢先一步推开了殢无伤,开口第一句却是“死了吗?”
殢无伤的心与雪一样迅速地冷了下来,“死了。”
“死了就好。”无衣师尹起了身,再无多余的对话,离开了寄井浮廊。
殢无伤只是看了无衣师尹一眼,也不再看他,目光却紧盯着手中的那块雪沸石,放在唇边,轻吻。

2
他又有一个人需要杀了。
这回该用怎样的手段呢?
无衣师尹陷入了焦灼。
他已经许久没见过殢无伤了,肚子已经微微的隆起。
说真的无衣师尹真的不希望殢无伤看见自己大着的肚子都样子。
他的手抚摸上了他的肚子,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计划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
他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仿佛被肚子里的小鬼吸光了所有的精气神。
虽说如此,但他还是会笑了,发自真心的笑。
无衣师尹找来了撒手慈悲。
“你明日让殢无伤来此地。”
撒手慈悲傻乎乎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无衣师尹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
他到底要搞什么把戏?殢无伤永远猜不透无衣师尹的心思,明明已经告诉过他他不会再杀人了,为什么要逼迫他!
他不懂,但无衣师尹必须这么做。
他来的时候,无衣师尹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捂着肚子,雪不停地落,血不停地流,脏了一片白茫茫的大地。
“你又瞒了我什么事?!”
无衣师尹的血流着,笑也挂着,一如往常般,指着前面的人说到,“替你的孩子报仇吧。”
雪不停地下着,希望能够掩盖人间悲欢。
悲欢不可掩,徒留叹息。
叹息过后又是白茫茫的一片。